诡三国

马月猴年

首页 >> 诡三国 >> 诡三国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自古红楼出才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抗日之暴力军团 宗明天下 隋唐大猛士 宋疆 夺鼎1617 大魏能臣 唐残 神话版三国
诡三国 马月猴年 - 诡三国全文阅读 - 诡三国txt下载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2388章 真香又要来一轮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汉中和川蜀陆续平定的消息,不仅是擒获了叛乱的大户,还有击破了相关的周边賨人氐人的部落,在太兴六年正月下的时候,传到了三辅之中。

虽然说当下并没有完全平定,还有一些后续的事项,比如对于叛变的那些人员的处罚宣判,还要等征蜀将军统领,将那些罪人押解到长安,比如在阴平和大巴山当中的氐人賨人的山寨,也还未完全征服,但是大体上来说,这一场的纷纷乱乱逐渐落下了帷幕。

大戏收场的时候,当然会有人喜有人忧。

押错了注的,脸色苍白。

人在遇到损失的时候,第一时间当然是尽可能的去避免损失,然后在发现无法避免的时候,就会开始琢磨怎么减少损失了……

汉中和川蜀的士族子弟,地方豪强也是如此,在推断出斐潜可能会利用征蜀将军押运这些谋逆来进行审判的时候,这些人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动作。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趁着押送这些战俘行程没有那么快,抢在石头或是刀口,落下来之前,多少抢救一下。

华夏传统么,找关系。

士农工商,各种关系。

长安三辅,这几天春雨绵延。

目光所及的所有一切,似乎都是湿漉漉的。

有人喜欢春雨,觉得春雨贵如油,同样的,自然也有人厌恶春雨,觉得这样的天气很是丧气,走到哪里都觉得不舒服。

在细雨纷飞之中,甄家小院之内,迎来了一个客人。

不请自来的客人。

甄宓住的这个院子不大,但是极尽奢华,雕梁画栋就不说了,单说在厅堂之中,就有一卷珠帘将厅堂前后隔开。

金蟾香炉之中,檀香细细。

珠帘晃动,相互之间便是只能看见一个影子,见不真切。

声音倒是往来无妨。

甄宓听着前厅的中年人的哭诉,坐在桌案之上,似乎拿着笔在记录着一些什么,等中年人连哭带嚎倾述完了,才微微叹息一声,将笔放下,然后清声说道:『世兄之言,小妹这里也记下了,如今事情急迫,小妹这就需要进行准备一二……只不过此事干系重大,小妹也是侨居长安,结识之人亦多为商贾之辈,故而世兄不妨再去走动几家,或可收功效也……』

中年人连连应声,然后又表示说要有重重酬谢,却被甄宓婉拒,只是说中年人当下不易,应该将钱财用在其他之处,说不得多上一份助力,又言甄氏和中年人之前也有良好的商贸往来,都有交情,若是真的事情办成了,有心酬谢当不推辞云云。

中年人无奈,但是听甄宓说的似乎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又是哀求了片刻之后,便是千恩万谢的告辞离去了。

甄宓见中年人走了,又是提起了笔,然后勾勾画画起来,片刻之后,像是看到了或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自顾自地轻笑起来。

『来人……』甄宓将笔重新放下,不紧不慢的问道,『今日门房是谁当值?』

一旁像是小兔子一样的婢女轻声回答道:『应是轮到了甄十二……』

『既然喜欢自作主张……』甄宓轻轻说道,『我这池塘小,真容不下这王八……』

原来甄宓之前在桌案上勾勾写写,其实根本没有记什么中年人的话语,而是在画一只王八……

『我不想在看见他……』甄宓将纸张扔在了地上,『此外……告诫外头掌柜,队领……既然为商,就好好做事,除商贸之外,其他休要理会……想得太多,是会耗费脑袋的……』

『传令下去,就说我身体欠佳……不见外客!』

出了崔厚那一摊子事之后,长安这些大小商会头目,哪里还敢四处招摇?

更何况商人么,都是追逐利益的,因此别看之前这些商人和汉中、川蜀的这些人最热切,态度最好,点头哈腰,允诺了无数,然后等现在这些允诺便是全数推翻,说不算数就不算数。

虽然说大多数商人都不会待见这些前来拉关系的汉中川蜀之人,但是在征蜀将军还未抵达起行之前,在长安,新的商队就已经是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始组建车队……

快上车!

没时间解释了!

谋逆,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在封建王朝,叫做十恶不赦。

在后世的各个国家里面,叫做叛国罪。

无论是什么政体,无论是什么制度,无论是古今中外那个时候的时间段,对于背叛自己阵营的人,都是及其厌恶的,并且会对于这种人的罪行不予饶恕。

汉中和川蜀的这些谋逆之人,将必然迎来一轮大规模的清洗,而在清洗的过程当中,将有大量的商机出现,只要抓住一个,都意味着发家致富,钱财滚滚。

房屋,田产,地契,商铺,各式各样的器具,甚至奴仆佃户等等,就像是一块块肥美的肉一样,引诱着各种所有人的目光。

因此大大小小的商队,狂奔汉中川蜀而去……

忙着赚钱不香么,谁有空替这些家伙『打抱不平』?

商人是这样,另外农、工两个部分,也没有空理会这个事情,因为这两个部分都在忙着春耕备产,根本不搭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项。

这一段时间有不少勤奋的农学士得到了擢升,被派遣到了汉中或是川蜀当中去担任地方的小长官,虽然说可能职权并不是很大,但意味着从吏到官的转变,这让不少农学士看到了希望,越发的勤奋起来。

毕竟农学士的『工作绩效』,很直接明了,负责的那些田亩收成如何,与去年同期对比怎样,有做还是没有做,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工学士也是如此。

黄承彦担任大考工之后,将工匠的等级制度从黄氏扩大到了所有工匠,当这些工匠达到一定的等级之后,不仅是带来有俸禄,还有一定的职位,虽然说比起正文八经走仕途的会差不少,但也足够激励这些工学士和工匠了。

于是在城市之中,人口基数较大的农夫和小手工业者,压根就没心情,也没有时间去听这些汉中川蜀的地方豪强诉苦,甚至撞见了还可能直接呸一口,赠送些唾沫……

于是乎,在四民之中,剩下的自然就是『士』了,也只能是找这些『士』了。

最直接的自然是找官场之内的权重人物。

毕竟华夏还是关系社会么,从大汉初期留下来的所谓门生制度,已经施行了三四百年,再加上各种的联姻,以至于很多人七扭八拐的总是能找到一些人……

然后这些家伙猛然间发现,有些关系到了现在竟然不好用了。

所谓门生,当然是要有门阀头子,门生才能起到相互包庇,相互协同的效用,但是现在在长安之下最大的『门阀头子』,当然就是斐潜,而这些谋逆的家伙就是等同于是要掀斐潜的底裤,这还有那个斐潜之下的官吏胆敢包庇的?

韦端早在陇西发生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是封闭府门,表示了态度,现在又怎么可能为了关系更加偏远的汉中和川蜀站出来说话?更何况《贪渎律》他才刚刚站在台上诵读了,要是收点钱财然后将全家老小,甚至是子孙的命运都搭进去,明显只要韦端不是脑进水了,是断断不会做的。

而杜畿李园等人,或是早早的就已经避开了,或者是在汉中川蜀之战当中是受益方,又怎么可能为了『死道友』去说什么话?

于是这些人就只能像是申仪一样,退而求其次,拐弯抹角的找一些中间层,或是中下层的关系了……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申仪的『运气』。

这些中下层的官吏,也并非像是裴恒一样懂得曲线救援,或是准备干一票大的就要跑路的,更多的依旧是一推二五六,不敢担责任。

因此最终这些人就只能去找在野党,也就是在青龙寺的这些『闲散仙人』。

可是等这些人想要在青龙寺里面兴风作浪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没有人对他们的所谓『悲惨遭遇』有什么兴趣,几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了最新的特大新闻,热搜头条上!

『重新勘正经文注解』!

由郑玄和司马徽领头,荆襄庞氏、河东裴氏、关中韦氏等等各地经书世家参与,合议经文注解,去繁芜,存正意,不做任何的引申和谶纬,只是最基础的直解。

在之前的大汉经学界当中,常常因为各个家族之间注解的经文意思不同,导致了一些矛盾产生。即便是在之前的察举制度当中,也会有这个问题。某些特殊的大闲人,呃,大贤人,一般来说不会有这个问题,但是毕竟少数,大多数的被察举的士族子弟,到了长安拜见皇帝之前,先需要参加一次考核。

一方面是为了确保这些人是本人,不是什么刺客冒充的,另外一方面也要保证这些人多少懂一些经文,不要到了殿上一问三不知,那就不仅是丢自己的人,还丢了举荐者的脸。

而在这样的考核当中,采用哪一家的经文注解作为主要的评判标准就很重要了,有时候因为各家的注解不同,在朝中当官的家中长辈,甚至还会和考核官提前打个招呼……

现在长安三幅之中,察举制在没落,虽然个别也有,但是主体还是骠骑将军的官吏考试制度。这个考试制度已经推行了好几年,基本上来说不管这些士族子弟愿意不愿意,已经是既成事实了,但是在考试的过程当中,依旧有出现同一个经文,然后不同的注解的情况,以至于到现在,在考核经文的时候,也仅仅是考核经文的本体,也就是背诵部分,对于经文理解方面的考核基本没有。

在推行考试制度的初期,还能靠策论来筛选人才,但是随着参考人数的不断增加,仅仅用背诵和策论这两个项目来筛选,效率就太低了。所以若是需要采用经文理解的题目来进行筛查,那么自然要求经文的注解,相对标准要比较统一。

于是乎,虽说当下只是放出风来,然后开始搭个草台班子而已,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研讨和合议环节,但是这已经是在青龙寺掀起了轩然大波……

那家也不希望自己家传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经文注解,被排除在合议之外,然后被否决!那几乎等同于自己家传经学的灾难!

在面对这样的巨大的变化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士族子弟都激动万分。那些好不容易抢先一步,在路上折腾了半条命的,汉中川蜀家族派出求援的士族子弟的哀哀哭泣,抱歉,这点小事,能算个屁?

这可是关系到自家经学相传的生死之战!

对于这个经学注解勘正,有没有反对者?

当然也有很多。

但是和当年反对『熹平石经』的声浪一样,没什么鸟用。

无非就是劳民伤财啊,耗时日久啊,徒劳无功啊等等的说辞,连这些人自己说出来都觉得心中有些发虚。

其实这些反对者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除了一些大经书世家之外,其余的就是集中在今文经学的传承家族上面。

经书世家的反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对于他们没好处。

然而当下最顶尖的经书世家,一个袁氏,已经败落了,剩下一个袁尚在飞熊轩里面,即便是有意见,叫破喉咙都没人听,而另外一个杨氏,则是在被窝里面偷偷哭,出来露面的时候还要强装笑脸表示没关系,这大板子,真的一点都不疼……

至于那些山东士族,原本就不带那些人一起玩,就算是那些人跳脚大骂,声音也传不到长安三辅来。

至于那些主要学习传授今文经学的家族么……

其实今文经学发展到了当下,已经明显有了一些疲态。毕竟谶纬一时爽,解释起来的时候就麻烦了。刚开始的时候这种类似于谎言的谶纬还不多,相互之间也没有勾连,而现在上百年时间当中,有多少自相矛盾的谶纬之言,恐怕这些治学今文经学为主的世家子自己都说不清楚,被旁人抓住了纰漏,打脸得打尴尬无比。

所以像是郑玄这样的大儒,基本上来说都不是完全偏向于今文经学的,很多都是古文今文两条腿走路。

在历史上,三国中后期,魏国曹芳就推出了一个偏向于古文经学的『三体石碑』,也可以算是从侧面说明到了当下,对于今文经学的一个态度。

另外,有反对者,自然就有拥护者,并且这些拥护者的数量相当惊人……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清楚的明白这一项举措,对于广大的普通士族弟子,寒门中民学子是多么利好。

为什么这些经文难以传播?

不就是因为这些经文没有句读,隐晦难懂,若是没有各家自己私藏的那些注解,即便是拿到了经书,都未必能知晓书本上的这些字到底是代表什么意思!

所以,在古代才将学习经文的第一步,称之为『开蒙』。

现在如果『官方』勘正了经文的注解,那么也就意味着只要认字之后,就可以越过原先经书世家所设立的门槛,直接窥看到了经书之内所传递的信息!

并且若是一旦勘正确定了经文的注解,按照骠骑将军的习惯,即便是雕刻第二批的『熹平石经』耗时较长,也会提前在长安书坊之中放出一些『平装本』……

这对于绝大多数普通家庭,寒门弟子是绝对的利好!

因此这些普通家庭,寒门子弟,只要是头脑不傻的,便是坚决的站在了斐潜这一边,并且这些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了那些『家族精品』。

极个别昏了头的,屁股坐不正的,则是被郑玄和司马徽的拥戴者喷得生活几近不能自理。郑玄在历史上就一直都在做经文注解的工作,从易经到诗经,到礼记,即便是没有斐潜的支持,他也是这么做的。

至于司马徽么,当初斐潜还在荆州的时候,就听闻司马徽对于经文注解这个事情非常重视,甚至不惜到处跑拉人头和郑玄对抗,如今有机会和郑玄几近于平起平坐,共同勘正经文注解,又怎么会轻易反对,然后放弃到手的荣耀?

山西士族更是不会反对,因为这几乎就是掌握经文注解话语权的绝佳机会!

从太原,从平阳,从河东,从陇右,不断的有表示自己代表某某家的学子抵达了青龙寺,不管自己的水准能不能达到『勘正注解』的标准,反正先要混一个脸熟再说!

然后在第二届的青龙寺大论时间还差一年的时候,这个热度已经是先期炒作起来了……

一切都疯狂起来,之前那些跳着脚咬着牙说绝对不参加第二次青龙寺大论的各地世家,豪强大户,现在为了不让自己的家族丧失话语权,便是只能泪流满面的说一句『真香』。

在面对苦难的时候,有的人咬着牙坚持,有的人会迎头而上,有的则是想要逃避,还有一部分的人只想着自己怎样才能豁免,因此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平稳下来的长安三辅,其实又开始涌动起来了新的暗流……

太兴六年,春。

距离下一次的青龙寺大论,还有一年的时间。

喜欢诡三国请大家收藏:(m.dydwx.com)诡三国读一读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穿到六零变寡妇后妈 都市最强武帝 我的手机时间快了一天 这里有妖气 上交灵泉空间后[末世] 医妃惊世 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贤者与少女 反派boss就宠我 红狐之森 北宋大丈夫 联盟之佣兵系统 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 完美人生 手术直播间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从现在开始当渣男 穿成七零极品小姑子 九重华锦 欢迎来到恐怖高校
经典收藏 特种兵之大力牛魔王 马谡别传 王牌特卫1 大唐从绑架开始 三国之超级农场主 三国:霸业系统 时光之心 明末之再造天朝 北宋小厨师 明末亲军锦衣卫 大唐暴吏 三国之超级农场 夺鼎1617 抗战之我每天一个签到大礼包 权柄 秦时小说家 最强炊事兵 抗日之敌后争锋 山沟皇帝 朕又不想当皇帝
最近更新 隋末之群英逐鹿 诡三国 战场合同工 抗战最牛山寨 三国之巅峰召唤 大唐开局从了武则天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一戟平三国 三国神话之气运之争 召唤文武 东晋北府一丘八 穿越之极限奇兵 最强之军火商人 数风流人物 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 寒门宰相 大唐之七岁驸马爷 我的意呆利 神话版三国 三国之曹魏虎兕
诡三国 马月猴年 - 诡三国txt下载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诡三国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